相关文章

南水北调河南4个月8.6万移民搬家 移民难舍故土

来源网址:

  中新社邓州5月5日电 题:直击南水北调河南8.6万移民“搬家”  中新社记者 李志全  在经过数小时的车程后,5日下午,来自河南省淅川县大石桥乡西岭村的147户693名移民抵达邓州市腰店镇,安家在这里的移民新村。以此为起点,河南南水北调丹江口库区第二批8.6万移民将在3个月内陆续迁往郑州、新乡、许昌等6市20县(市区)的116个安置点。  故土难舍  一大早,丹江口水源地的淅川县大石桥乡西岭村显得异常忙碌,村民们或忙着收拾家什装车,或相约到村边的开阔地合影留念。今天起,他们将挥别这个世代生活的地方,兴奋、激动夹杂着些许的留恋荡漾在每个人的心田。  自幼酷爱二胡的徐摄苏在父母带领下,在自家的房屋的废墟上拉起了《一枝花》、《流浪者之歌》、《赛马》,从昨天到今天,反反复复。她说,就要离开故土,心中挺不舍得的,“老师说这首曲子有悲伤之意,那就让我为家乡演奏一曲吧”。  “水好,这里的水特别甜!”在15岁的徐摄苏眼中,丹江水哺育了自己10多年,家乡的水最值得留恋。但移民后房子变大了,生活、交通更方便了,“心里既高兴又不舍”。  故土难舍。61岁的李敬才专门备上酒菜,给即将搬迁的老朋友践行,他所在的村子将分四批搬迁到不同的地方。54岁的李爱华刚从父亲的坟前祭拜回来,她说要和父亲分享她的留恋与希望,“就是有点舍不得他,去给他上上坟吧,说说我要走了。”  期待未来  “和气生财”,这是淅川移民徐士刚新家的对联横批,也是他对未来的期待和美好愿望。他说,自己原来在家里种地,平时会做一些药材生意,搬到新家之后,交通各方面条件都好了,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。  中新社记者在位于河南邓州市腰店镇的移民新村看到,这里规划整齐的房屋有11排,幼儿园、小学、文化中心、水厂等公共基础设施配套齐全。  36岁的徐士刚分到100平方米左右三室一厅的平房,还有一个约20平方米的小院,他说“很满意”。徐士刚告诉记者,原来住的地方一下雨满是泥泞,屋子院落狭窄,而对于新家,“宽敞明亮,小孩子上学也很方便。”  “我准备办个养殖场。”48岁的姚永安面对记者,道出了自家的规划“蓝图”。目前经营一家小型超市的他说,之前曾学习过两年的养殖技术,等稳定下来,准备养鸡、养蛇、养水貂,“在这里大干一番”。  “天下第一难”的考验  移民搬迁被誉为“天下第一难”。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库区移民涉及河南省淅川县11个乡镇、176个行政村、农村移民16.2万人。  第二批8.6万移民是河南省丹江口库区最后一批大规模移民。河南省南水北调办主任王树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三峡水库百万移民中,农村移民近40万人,先后搬迁18年,平均每年搬迁2万多人。小浪底水库农村移民16万人,先后搬迁13年,平均每年搬迁1万多人。而此次第二批8万多移民,要在4个月内全部搬迁,“时间非常紧迫,任务十分艰巨。”  此前的2009年和2010,河南已完成试点和第一批移民搬迁计7.58万人。王树山表示,时间是最伟大的评论家。该省的丹江口库区移民工作向世人证明:中国人不仅能修建世界一流的水利工程,还能够实施世界上难度最大的水利移民工程。  王树山认为,较之以前,这批移民情况更复杂。库区移民大部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进行过搬迁,有的先后搬迁过三四次,移民群众对于搬迁顾虑较多。除了农村移民,还有乡镇企业和社区移民,特别是社区移民区位优、收入高、诉求多,迁安难度很大。  此外,从搬迁时段来看,5至8月份,尤其是7月份前后,正值炎热、多雨季节,多批次浩浩荡荡的搬迁队伍,加之长途运输,增加了不确定性。  对于移民来讲,如何在陌生地域生活,如何快速融入安置地……考验才刚刚开始。而这所有的一切,都是为了北京、天津和沿线20多个城市在2014年喝上丹江水。(完)